星石深度

基金经理随笔丨我如何用驱动因素来投资?

作者:    时间:2022-12-08    浏览:396    来源:星石投资_15年老牌私募,14座金牛奖获得者

本期作者

IMG_256

在我们的投研工作中,每时每刻都要接收大量的信息,大到宏观的国际关系、国家政策,小到产品价格、股本变动;有洋洋洒洒几万字的工作报告、充满专业术语的产品说明书,也有寥寥几句的新闻简报,甚至财报上几个变动的数字。而股价是这些所有信息的综合反映,相较技术分析派认为的k线包含了所有的信息,基本面投资者很难获取全部的信息,要想及时的获取重要信息就更为困难了。

所以基本面研究的重点,一方面是每天阅读大量的上市公司公告、券商研究报告、政策文件、各类新闻,拜访专家、参加学术会议、实地调研,尽可能多的去获得全面的信息;另一方面就是使用统一的标准和语言去处理信息,我们经过十多年投资的实践和总结,将各种信息统一转化为驱动因素,根据来源分为宏观驱动因素、行业驱动因素、公司驱动因素几个层级。

如上所说获取信息并转化成各种驱动因素只是研究的第一步,而接下来就是对各种驱动因素进行分析研究,再和投资机会连接起来。每个驱动因素和投资连接会有两个要素:一个是驱动因素的强度,即对股价斜率的影响能力;另一个是驱动因素的作用时间,长期,中期,或者是短期。

结果上来看,强度和作用时间的组合会有各种效果,为了描述方便,这里我们就把驱动因素强度只分为强和弱,作用时间也只分为长和短,就很自然会有四种组合:“强的长期驱动因素”、“弱的长期驱动因素”、“强的短期驱动因素”、“弱的短期驱动因素”。这四种组合对于股价的影响可能不需要去赘述了,因为难点不是在有这个结果后去投资,而是如何得出类似这样的四种结果。

怎样的驱动因素算强,是不是宏观的驱动因素就是强驱动因素?怎样的驱动因素作用时间长,是不是一句话新闻作用就是短?

驱动因素的判断是长期实践总结的结果,或者说难以形成绝对量化的标准,但随着投资案例数量持续增长,根据驱动因素的判断投资被证明是可复用的。无论哪种投资方法都不可能速成,无不需要长期的积累。我把自己总结出来的驱动因素投资的几个小小原则做个分享,希望对大家的投资有所帮助。

 

01

      第一个原则:长期的投资机会要用长期的驱动因素去判断,而短期的投资机会则要用短期的驱动因素去判断。

这个原则听起来显而易见,或者说非常浅显,但在实际投资中,长短投资机会和驱动因素错配的情况屡见不鲜,常常会带来比较灾难的后果。

比如很常见的行业政策。我们时常会看到相关部门发布这样那样的行业政策,我们首先会把这种信息归入到行业驱动因素,由于政策都是基于行业长期发展,也很自然把这个驱动因素作用时间定义为长,随后再看政策规划的范围、目标等,去定义这个驱动的强弱。所以常常一个行业政策出台,会判定为“强的长期驱动因素”,或者“弱的长期驱动因素”这两类。 

判定为“强的长期驱动因素”往往就会是很大的投资机会,但实践中我们发现往往相关行业公司股价经过短期快速上涨,不久又会大幅回落,并不像“长期驱动因素”作用下的股价走势。这其实是典型的投资机会和驱动因素的长短错配。造成股价短期快速上涨的并不是我们判断的“强的长期驱动因素”,而是“短期驱动因素”,即“强力行业政策的发布”。政策发布到被市场了解是很短的时间,作用的时间很短,股价表现也是快上快下。如果我们把周期拉长到几年,或许就能看到政策发布后股价整体表现为持续向上的势头,这才是真正的“强的长期驱动因素”在发挥作用。

与行业政策类似的长短错配的情况很多,比如上市公司发布股权激励计划、重要股东参与增发,央行降准、降息等,这些通常都是强的长期驱动因素,但市场表现也通常是短期冲高回落,追高被套。所以对于这些投资机会,首先要清楚是长还是短的驱动因素,长期驱动因素着眼长期,短期驱动因素注重交易。

还有一种挺普遍的长短错配发生在财报季,上市公司的报表反映的是过去的业绩,业绩发布有点类似与前面行业政策发布,看起来是挺标准的短期驱动因素,但是我们时常会发现,有些公司发布个好的业绩,股价会持续上涨,并没有出现短期快速上涨又快速回落的情况,这种现象在消费类公司尤为多见。

实际上在发布财报这个短期驱动因素里头隐藏着公司经营趋势持续向好的长期驱动因素。由于消费品的需求有连续性,常常会持续几个季度,甚至好几年。一个公司推出一个受欢迎的消费品,不会一下子失宠,所以一个好的业绩常常是后面更多好业绩的预兆。这个时候如果把财报当作短期驱动因素而短时间持有,可能会错失未来长期的股价上涨机会。

 

 02

      第二个原则是,先体会第一个原则。(实际上第二个原则是:长期驱动因素决定投资策略,短期驱动因素决定交易策略,篇幅有限以后再叙述)。

当前市场可能存在哪些长的短的、以及强的弱的驱动因素?

对于A股而言,从比较长的周期看,比如五年、十年,一直存在着强的长期驱动因素,是对中国崛起的信心,具体来说是我们的组织体制,产业结构,知识水平支持中国未来实现产业升级,经济进一步发展。有这个长期驱动因素在,我们对于市场一直抱有希望,始终可以保持一定的仓位去投资。

从相对短的一两年的周期来看,我们认为存在三个比较强的驱动因素。第一个比较明确正向的驱动因素是托底经济的政策,无论从历史数据还是正在推进的政策,都能判断这会是个比较强的驱动因素。第二个负向的驱动因素也比较明确,就是逆全球化浪潮,中美之间的竞争。第三个可能和市场判断不同的是,新冠共存以后对经济的影响,我在这里定义为不确定正向还是负向,逐步放开共存的趋势明确,但是我们和海外仍有比较大的差别。共存导致劳动力短缺有海外普遍经验,但是我们此前较强管控本身也造成供给和需求都被抑制,实际放开运行后影响仍需要观察,我们倾向正向或者平稳。

最后一个短期驱动因素很明确,就是疫情管控从严格到逐步放开。很多人可能把疫情放开定义为中期或者长期驱动因素,但是病毒告诉我们防控只有0和1,一旦往放开走就注定了结果,这个更像一纸公告。强的短期驱动因素带来的是快速上涨和回落。

综上就是我们用驱动因素投资的过程简述,投资机会并不局限,无论长期中期还是短期,只要找到相应的驱动因素都可以进行投资。

 

 

 

风险提示

本报告所载信息和资料来源于公开渠道,本公司对其真实性、准确性、充足性、完整性及其使用的适当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在任何情况下,本报告中的信息、观点等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也不作为任何法律文件。本公司不对任何人因使用本报告中的任何内容所引致的任何损失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