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石深度

价值已现,优化结构——星石投资2022年四季度投资策略

作者:    时间:2022-10-17    浏览:421    来源:星石投资_15年老牌私募,14座金牛奖获得者

关于「2022年四季度投资策略」

10月13日,星石投资2022年四季度投资策略于《基金经理窗口》直播发布,本期为您整理了精华直播纪要,供读者参阅。

直播时间:2022年10月13日

主题:《价值已现,优化结构——星石投资2022年四季度投资策略》

本期主讲喻宗亮 星石投资副总经理、高级基金经理、首席研究官

 

 

星石四季度投资策略的题目叫做《价值已现,优化结构》,主要包含了两个含义。其中,价值已现是对于市场现状的描述,目前市场已经处于很有价值的一个状态;优化结构是对于投资的建议,我们认为在价值领先的基础上应该优化自己的投资结构,未来的投资方向可能比点位更加重要。

 

第一部分:价值已现,内外风险释放

股市价值已现的核心原因来自于内外风险的释放。

大家对于内部风险的感受可能会更加明显,目前内需整体低迷,需求走势比预期的可能更弱一些,相应的沪深300和港股在5月-6月的反弹后重新调整。

国内需求低迷的原因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地产和疫情,大家关于这方面的认识差异也比较小。地产方面,在6月成交量快速恢复后,地产销售又再次回落,但同比跌幅保持收窄。与疫情关联较大的出行方面也是一样的规律,6-7月出现修复后,由于全国疫情多点散发又重新回到了相对偏低的位置。

虽然内需出现了一定的回落,但和二季度相比,三季度肯定是略好一些的,国内经济正在从深坑中走出,经济底部正在抬升。从月度的角度来看,目前经济修复动能弱于6月,所以内需整体处于低迷的状态。我们认为,内需低迷在整个市场上的反应是比较充分的。

外部的因素可能更接近我们的预期。美国经济和通胀对于货币政策提出两个相反的要求,在这种矛盾下美国的衰退可能无法避免,对于我国来说外需逐步回落的确定性比较高。具体来说,美国经济进入下行趋势,会逐步要求货币政策停止紧缩甚至宽松,但通胀处于高位会导致货币政策加大收紧力度来给需求降温。海外通胀和货币政策收紧力度是持续超市场预期的,目前美联储货币政策选择优先抗击通胀,因此海外经济增长的压力会更大一些。传导到国内,出口的压力也在逐渐加大。如果海外通胀持续具有韧性,美联储紧缩的时间可能会比大家预期的要长,对于外需的压制可能也会持续。

8月以来,我国出口增速明显放缓,内需也再次降温,这两点是导致股市调整的核心因素,我们认为宽基指数调整是风险释放的结果。

首先,沪深300的调整时间接近一年半,回撤幅度接近1/3,从时间和幅度上来看和历次熊市是比较接近的,反映了经济低迷的一致预期,内需角度的风险释放可能是比较充分的。

其次,标普500跌幅也和历次衰退的平均跌幅相当。目前美国通胀水平处于历史高位,虽然外需转弱是一致预期,持续紧缩的预期和美国经济衰退幅度的预期可能存在差异。我们认为外部风险得到了较大幅度的释放,但还没有进入到完全释放的状态,海外衰退超预期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所以体现在整个市场上,我们认为已经是一个价值已现的状态,国证A指的PB估值是历史上最低的一个状态,目前衡量股市风险补偿的ERP数据也是和4月以及历史上的市场底位置相当。

IMG_256

资料来源:Wind

 

第二部分:优化结构,转机即将来临

内外风险释放、特别是外需转弱的情况下,市场会出现新的变化,转机即将来临。

首先,回顾历史,国内政策有这样一个规律,在外需回落的时期内需政策会发力。核心原因在于,当内需低迷且外需下行的时候经济受到的冲击比较大,客观上要求政策力度进一步加大从而稳定经济。在2009年、2016年、2019年外需下滑、比较低迷的年份里,国内稳内需政策出台较为密集且政策力度比较大,股市表现也并没有像大家想的那么差。虽然政策的发力形式各不相同,每次发力的出发点也不太一样,但最终都是以稳定内需为最终落脚点的。

落实到基本面上,政策落实下去后,内需一般是要领先外需复苏的。例如2009年中国出口在2009年2季度触底并出现了深度负增长,直至2010年2季度才重回正增长,但是2009年1季度国内收入增速就已经触底并于2009年4季度实现了正增长,领先于外需的回暖。2015年上市公司的国内收入增速在2015年3季度开始反弹,但出口在2016年一季度才开始反弹,2017年才转正。2020年国内疫情控制领先于全球,国内收入在2020年2季度已经开始实现增长,但海外收入的增长更靠后一些。中国经济在2021年1季度见顶后回落,外需在今年才开始回落,我们预期在后续外需放缓后内需可能会更快的见底企稳,内需见底的迹象也是越来越明显。

IMG_256

 资料来源:Wind

对于未来政策的展望,我们认为依旧是集中在疫情和地产两个方面,也就是内需低迷的核心影响因素。

首先,疫情防控还是朝着平衡防疫和经济发展的方向在优化,疫情防控会继续向精准化操作去演进。虽然8月份以来疫情散发,但是对于消费的冲击力度实际上是在持续减弱的,从8月消费数据来看增长幅度是略好于之前的,与去年的情况是有显著不同的。疫情对于经济的冲击在下降,消费对于疫情的适应性在增强,未来我们将找到疫情防控措施在平衡防疫和经济发展之间的平衡点。地产方面,政策层面的预期分歧在下降,特别是9月30号地产政策加大力度,我们认为后续政策的效果将会逐步显现。

目前内需的政策力度是在不断加大的,而且在外需压力加大的情况下,内需政策力度会进一步加大,内需的恢复可能会从量变转向质变。虽然内需整体低迷,但确实是在慢慢变好,只不过是因为变好的幅度偏弱,因此大家还是认为整体是偏低迷的一个状态。我们认为内需的转机即将来临,内需政策力度的加大最终会体现到基本面上来。

结构上, 过去一年股市的主要驱动是外需,当2021年上半年国内经济和国内收入增速见顶时,海外收入增速还处于一个相对比较景气的状态,海外收入在过去一年对上市公司收入增长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驱动。对应到市场表现来看,2021年1季度以来超额收益比较显著的行业集中在两方面,其一是电力设备、有色金属、基础化工、汽车等海外营收占比超过A股平均值且为海外收入增速比较快的行业,其二是煤炭、公用事业、石油石化等海外收入占比较高、与海外价格联动较强、受益于欧洲能源危机的行业。而和内需相关的消费、投资整体上表现较为低迷,行业的表现也比市场落后一些。如果后续外需的增速放缓,我们认为前期占优的行业回吐超额收益的情况是可以预期到的。

通过过去几轮稳内需政策强化后表现占优行业及类别的总结,我们认为这轮外需转弱之后市场结构会发生变化。稳增长政策发力都会有一个加杠杆的过程,可能集中在居民部门、企业部门,也可能集中在政府部门。出现集中加杠杆的行业表现可能会更好一些,但综合来看消费等内需相关的表现是比较好的。目前政府部门加杠杆的迹象已经是比较明显了,企业加杠杆还在继续,基建投资和制造业投资也保持了较高的增速。整体上,我们认为在内需经济逐步企稳之后,消费类别的表现也是比较好的。

 

第三部分:看好内需价值回归

这部分内容和前两部分是一脉相承的,整体上我们更看好内需这块,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首先,从供给端看,内需型行业处于供给显著收缩的状态,而外需型行业供给是大幅扩张的。我们采用行业资本开支增速作为未来行业供给的先行指标,消费型行业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内资本开支表现为负增长,暗示未来行业供给端是在收缩的;而外向型行业的资本开支增速相对较快,未来内需型和外需型行业的供给端将出现很显著的区别。

IMG_257

资料来源:Wind

第二,从需求端看,外需与美国经济密切相关是逐渐回落的,特别是美国通胀持续超预期的情况下,美国经济下行的时间长度可能会长于市场预期,对外需的打击也会更大。而内需本身已经是比较低迷的状态,随着政策力度的加强,内需将慢慢往上走,虽然幅度可能还需要观察,但方向趋势基本可以确定,即内需向上、外需向下,内需外需将出现景气互换。外需供给增加、需求回落,供给格局出现恶化;而内需供给收缩、需求回升,供给格局将出现优化。整体看,内需整体的供求关系可能会更好。

同时,从估值端看,虽然整个市场的估值比较低,但行业间的估值差异还是相对较大的。内需行业的PB估值分位数整体还是比较低的。

目前我们关注的行业集中于航空旅游、医药、物流、传媒互联网等,其他行业也同时保持积极关注。具体来看:

航空旅游行业与总逻辑相似,主要驱动因素在于供需缺口的变化。疫情冲击下行业的未来资本开支持续下降,供给在不断收缩,但长期来看行业需求还是会持续增长。只要疫情的压制逐步下降,航空旅游行业缺口是逐步加强的。并且,价格的弹性一直在慢慢的显现,虽然今年航班量恢复的不多,但有些月份的价格水平已经高于前期了。

医药行业前几年一直受到政策的压制,无论是集采政策还是创新性的谈判。医药行业持续表现为“挤水分”,之前那些高价低效的辅助用药正在被清退,取而代之的是疗效显著、价格合理的仿制药、创新药,同时医疗保障水平在不断提升,医药各个子行业的格局正在持续优化,子行业的投资机会正在涌现。目前医药行业的估值水平处于历史极低的状态。我们关注的投资机会集中于创新药、消费品和医疗服务上。虽然目前可能投资机会还不是行业系统性的,但随着政策的进一步正常化,医药投资机会将由局部转向整个行业。

物流行业的供给正在提效减速,我们认为行业供需两端的竞争格局正在变化,供给端的定价能力正在逐步提升。以快递行业为例,过去行业属于重资产的劳动密集型行业,同质性强,竞争激烈,行业参与者军备竞赛和无序竞争导致过去10年里快递价格下行、行业利润率相对较低。但随着快递行业的增速放缓,企业开始趋于理性,行业资本开支增速也在逐步下行,相比需求来说,供给端的格局会更加的好。从今年的情况看,行业票价开始企稳甚至提升,也显示出行业的盈利能力正在持续修复。

传媒互联网行业的逻辑也是一样,我们认为行业供给端去产能正在临近尾声。广告行业已经完成去产能,基本形成稳定的寡头垄断格局。互联网行业在渗透率见顶和反垄断监管的共同作用下,正在经历类似传统行业的去产能,轻资产的互联网企业去产能过程可能会快于传统制造业。需求端来看,传媒互联网的需求与国内整体内需是紧密相连的,传媒互联网公司的营收增速跟社融的波动方向是大体一致的,我们也能把它理解为内需型行业。随着国内内需的逐步企稳,叠加目前良好的竞争格局和历史极低的估值状态,未来行业可能出现比较好的估值回归。

以上讲到的内需行业的长期逻辑都是相似的,即竞争格局的改善。同时,中期上也存在驱动,中期需求端将从目前低迷的状态逐渐向上恢复。虽然力度现在可能存在预期差,但方向是较为明确的。叠加这些行业都处于历史最低估值,市场预期普遍不高,我们认为这些行业的收益风险比是非常高的。

 

风险提示

本报告所载信息和资料来源于公开渠道,本公司对其真实性、准确性、充足性、完整性及其使用的适当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在任何情况下,本报告中的信息、观点等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也不作为任何法律文件。本公司不对任何人因使用本报告中的任何内容所引致的任何损失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