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石观点

星石投资杨玲:中概股回归,资本市场完全做好准备了

作者:    时间:2020-06-11    浏览:486    来源:星石投资_13年老牌私募,14座金牛奖获得者

1、我们感谢海外资本市场滋养了一批非常好的互联网企业,一些生物医药、高科技等好企业,这样一些企业回归,中国完全做好了准备去承接。


2、中概股主要的问题还是离散度比较高,确实有一些非常好的企业,也有差的企业。对于生命周期偏前期的企业,有这么高的离散度也很正常,整体来说质量还是很好的。这样一批企业如果未来批量回归,这是我们资本市场投资者可以考虑的,当然承接的板也很多。


3、有一些偏周期前期的企业,在融资时可能还受到主流投资者的质疑,这时候它们回来可以先选择在新三板精选层,挂牌满一年且符合转入板块的上市条件,就可以转板了,先让投资者熟悉起来,而不是默默地私有化。


4、假设中美脱钩,很多人很恐慌。但我认为,这么多年中国出现了非常伟大的互联网企业也不是无缘无故的,中国的新经济在加速崛起,主要有四点支撑。


5、首先,假设今年脱贫完毕,那么中低收入人群的收入增速不是翻倍而是数倍增,随着这部分人要改善自己的生活,一部分品牌预计将凭此崛起,换言之,广阔的消费市场是我国对外最大的谈判力。其次,中国完善的基础设施、便捷的物流能力使得很多国家在我国能迅速实现商业价值变现。第三,产业链齐全,如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完整度和销量都遥遥领先,而这样的行业、包括细分领域未来会越来越多,同时逐渐完善的资本市场制度也将滋养出一批伟大的企业,这同样是我们的机会。此外,我国还有人才优势,拥有大学以上学历的多达1.15亿人,人数居于全球首位。


6、展望未来,首先我们有好的标的,然后制度改革也在加速,货币的宽松性也是一个大概率的趋势,在这个趋势下去配置A股,不必执着于单个品类,均衡配置就是一个选择,尤其是大家相对比较谨慎的时候,不管科技、周期、消费都有很多好的标的。


以下内容摘编自星石投资总经理杨玲6月11日在财视中国“第九届HED峰会”中的主题演讲《中美“对抗”下的资本市场新繁荣》

中美“对抗”这个大环境下,国内资本市场将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作为近20年的资产管理从业者,很高兴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的观点与看法。

1、应对美国遏制,资本市场“超速”改革



我们发现,在遏制中国的领域里,美国几乎没有什么相互牵制、两党之争,推进速度很快。


2019年6月,这个趋势就有所露头,有4名参议员提交法案,要求赋予美国监管机构权利,可以检查总部在中国的上市公司的完整审计报告。2019年9月,白宫开始正式对外发表一些言论,引导美国要限制对中国的投资。这个时候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总觉得一个议案出来周期很长,后来发现就在2020年4月份,因为某咖啡事件,美国几乎是抓住了一个小的稻草,对于中国企业的遏制很快就开始推进了。美国证监会主席马上提醒,因为信息披露的问题要对美国上市的中国股票关注。2020年5月,参议院通过了《外国公司问责法》。


面对遏制,中国资本市场的应对也很快。


首先以科创板打头炮,国家领导在第一届进博会上提出来科创板,到落地也就8个月左右。而且科创板在上交所设立的时候就提到允许特殊股权结构,中概股回归最大的障碍还是因为它的结构和国内主板不兼容,还有比如同股不同权等各种特殊要求,但是科创板落地的时候这些全部打破了。


我感觉自己也舒了一口气,作为从业时间很长的一员,我最怕的是两个方向。第一,对外开放的大门关上了;第二,改革减速。但是现在看来应该不会,我们的应对速度很快,国务院也出了一个文,把市场作为资源配置的方向,资本配置、土地配置、劳动力要素配置、甚至数据的配置等都有顶层规划。


2、 中概股回归,资本市场完全做好准备了

我们感谢海外资本市场滋养了一批非常好的互联网企业,滋养了一些生物医药、高科技等好的企业,这样一些企业现在遇到了这样那样的困难,中国完全做好了准备去承接。


关于中概股,很多文章写得比较负面,说都是财务造假的,我想说,怎么不看看也有伟大企业的产生呢?我个人认为,中概股主要的问题还是离散度比较高,确实有一些非常好的企业,也有差的企业。对于生命周期偏前期的企业,有这么高的离散度也很正常,整体来说质量还是很好的。这样一批企业如果未来批量回归,这是我们资本市场投资者可以考虑的,当然承接的板也很多。


港交所上次痛失中国前三大互联网公司之一,就是因为同股不同权的限制,后来几大互联网企业到海外上市;现在港交所作为第二上市地又把它们迎回来了。2018年时,港交所提出来能够接受同股不同权,而且能够接受作为第二上市地。


同时我们看到,上交所、深交所和国外接轨也非常快,能够接受VIE结构就是一个比较大的突破,还可以不盈利就上市,允许同股不同权。


要特别提一下新三板精选层,有一些很棒的公司,回来后大家抢,深交所和上交所相互竞争。但是有一些是偏周期前期的企业,可能在融资的时候还受到一些主流投资者的质疑,这时候它们回来可以选择新三板精选层,挂牌满一年且符合转入板块的上市条件就可以转板了,先让你的投资者熟悉起来,不是默默地私有化,而是有信披、有主办券商等。新三板流动性是一个大问题,没有交易定价波动就很大,很多有钱的PE可以到精选层去挑。


有人担心,随着“对抗”加剧,中国资本市场能不能承接这么大的融资功能呢?还是那句话,资本市场作为中国主流融资体系的定位,我们要观其行。可以发现,中国股票融资规模增长非常快,从05年到16年增长了超过330倍,从原来的55亿融资额到1.8万亿。前段时间因为去泡沫、收杠杆还有中美竞争加速的原因,有一些下调,但我们相信未来仍然是这个趋势。这次调整结束以后,包括疫情结束以后,未来可能还有很大的空间。


3、 中国新经济崛起有四大支撑


假设中美脱钩,很多人很恐慌。但我认为,这么多年中国出现了非常伟大的互联网企业也不是无缘无故的,中国的新经济在加速崛起,主要有四点支撑:


首先,中国真正的谈判力在于中国的14亿人口。假设今年脱贫完毕,我们会发现中低收入人群的收入增速预计不是翻倍增,是几倍增。脱贫以后他们要改变自己的生活,一二线城市的人群想买很昂贵的化妆品,三四线人群为什么不能买质量很好的眉笔呢?其实有些品牌就是靠着这些购买者崛起的,比如某些新兴化妆品就是用线上的方式、意见领袖的方式,建立新品牌,以往一个化妆品品牌建立起码七八年时间,线下设多少专柜、投多少广告,而这些新兴品牌也就用两三年时间,把品牌建立了,而且质量非常好。


所以,中国幅员辽阔和广大的消费人群是最大的谈判力,这是为什么上海第三次进博会如此受重视,因为只有这样广阔的消费市场才是我们对外谈判真正的核心。欧洲虽然技术不错,但因为他们国家相对比较小,很多技术是有了,从0到1完成了,从1到100需要市场变现,中国就是非常好的市场变现的地方。


其次,除了广阔的消费人群,还有完善的基础设施。中国高铁超过3.5万公里,占全球高铁网70%,形成了十纵十横的综合运输通道。而这进一步使得物流成本很低,中国快递单价是美国的15%。广阔的购买空间和非常强的物流能力使得很多国家在中国能够实现自己商业价值的变现。


当然我们还有其他一些优势,包括人才,截至2019年中国大学以上学历人口超过1.15亿人,美国很喜欢用中国的工程师,以软件工程师为例,月薪和美国人差7倍。


最后,我们产业链也非常齐全。比如新能源汽车产业链,这个就体现了中国的种种优势。2019年,国内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占据全球超过一半,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呢?我们充电桩多,截至2019年,国内充电桩(公共+私人)保有量122万台,车桩比现在是3.5:1。现在竞争加剧后,2020年将迎来充电桩的建设大年,预计全年新增私人桩超过40万个,公共桩增加20万个,使得我们国产化率基本完成;我们的动力电池在全球占比64%。从产业链完整度和销量来看,我国都是遥遥领先的,这样一些行业包括细分领域在未来会越来越多。


因此,资本市场不是没有好标的,而随着各方面制度的完善,中国资本市场也会滋养一批伟大的企业产生,我们的机会就在这样一些伟大的企业中。


4、 配置A股,不必执着于单个品类

为了遏制金融危机的发生,美国实行大宽松,且政策推出的很快,但退出都是非常缓慢的,就像08年以来,美国利率的变化和资产负债表的缩表都非常慢,因此未来一段时间内海外流动性宽松是大概率事件。虽然在货币宽松方面中国非常克制,但是再克制利率也在缓慢下行,今年以来,一年期LPR报价已经较2019年底下调了35—40个BP,M2增速重新回到两位数。


此外,中美利差在200个BP左右,外资还是愿意来的,要不是因为有一些大的政治格局上的不确定性,这个套利行为是每个人都愿意做的。而且外资对中国资产的配置比例还处于低位,目前可能还是因为不确定性,未来有望继续提升。


所以展望未来,首先我们有好的标的,然后制度改革也在加速,货币的宽松也是一个大概率的趋势,在这个趋势下去配置A股,不必执着于单个品类,均衡配置就是一个选择,尤其是大家相对比较谨慎的时候,不管科技、周期、消费都有很多好的标的。



风险提示:本报告所载信息和资料来源于公开渠道的,本公司对其真实性、准确性、充足性、完整性及其使用的适当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在任何情况下,本报告中的信息、观点等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也不作为任何法律文件。本公司不对任何人因使用本报告中的任何内容所引致的任何损失负任何责任。
防范非法证券期货宣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