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石观点

美债收益率上行,影响A股市场可能的传导路径

作者:    时间:2019-11-28    浏览:677    来源:星石投资

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是全球利率锚,通过利差关系,决定了其他主要宏观经济变量。而且市场通常以10年期美债的收益率作为“无风险收益率”,是影响大类资产配置的重要参数。10月以来美债收益率快速抬升,迫使投资者对风险资产重新定价,引发全球股债市场剧烈调整。


多因素触发美债收益率10月爆发式抬升,期限利差走阔。10月初以来,美债收益率爆发式抬升的触发因素是鲍威尔鹰派讲话,加之油价引发通胀担忧、经济数据明显好于欧洲等其他市场、美加墨自由贸易协议的签署,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突破3.2%,同时期限利差走阔,10年-2年息差从19bps反弹至35bps。

数据来源:Wind,星石投资

数据来源:Wind,星石投资


那么如果美债收益率上行,对A股市场可能的传导路径可能有哪些?


(一)通过汇率传导


国内定向降准,美债收益率上行,中美利差进一步压缩,人民币汇率承压,引发是否会破“7”,以及是否会制约国内货币政策的讨论。


中美利差主要集中在对汇率的影响。因为按照传统经典的利率平价理论,利差可以决定汇率的变化。如果中美利差过小,人民币面临贬值压力,进而会引发资本外流,导致中国外汇储备消耗。


实际情况真是如此吗?


直观来看,中美利差并不能解释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关系,说明利差并不是决定汇率的唯一因素,更不是关键性因素。

数据来源:Wind,星石投资


在不可能三角的框架中,资本自由流动、汇率稳定和货币政策独立性来分析汇率未来的趋势。


首先,资本是无法从根本上约束其自由流动;目前经贸问题还有诸多不确定性,经常性账户有从顺差转为逆差的压力,以消耗外汇储备来稳定汇率面临更高的成本;与此同时,虽然资本管制来阻止资本外流压力有一定的作用,但开放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资本管制的方式面临更大的难度,而且引发境外资本的投资担忧,因此牺牲资本自由流动不可行。


其次,当前,美国基本面强劲,劳动力市场偏紧、通胀达到美联储目标值,迫使美联储不断收紧的货币政策,但是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大,国内货币政策独立性的重要性提高。因此,牺牲汇率相对稳定、让汇率更加市场化则有助解决不可能三角的问题,也有助于对冲国内经济的下行压力,经济稳定汇率方能稳定。这也是目前央行的政策组合选择,逆周期因子+适度资本管制对汇率预期有较好的提振,在资本自由流动和汇率稳定之前各取一部分,以保证总量最优。


因此,目前来看,中美利差和汇率均不是目前货币政策关注的主要矛盾,政策选择的首要任务仍然是经济、金融稳定,汇率波动或加大。而关于汇率对A股的影响,关注的重点在于是否形成显著的资本外逃,即外汇占款、外汇储备规模等是否有显著下降。


(二)通过利率传导


股票的价格主要取决于企业盈利和无风险收益率,根据资本资产定价模型(CAPM),理论上投资者的预期收益=无风险收益+风险溢价,10年期美债收益率的上升,将使投资者对股票的期望回报率提高,进而下移股票的估值水平。


A股股票的风险溢价是使用国内的国债收益率,从历史来看,国内国债收益率与美债的关系,大致分为三个阶段:2008年以前,基本为负,利率中枢大约在-80bp;2008-2011,波动较大,利率中枢约40bp;2012年至今,波动较小,利率中枢在130bp左右。说明次贷危机之后,中美利率之间的联动性在加强。

数据来源:Wind,星石投资


历史经验来看,在历次美债上行周期中,2011年以前,美债收益率上行对A股收益率和估值水平几乎无影响,而2011年以后相关性有所加强(除创业板指外)。

数据来源:Wind,星石投资


因此,对于无风险收益率的传导,关键要看中债收益率是否会跟随美债收益率上升,即中美利差下一步走势如何。


(三)海外市场冲击,并与A股形成共振传导


美债收益率陡峭上行可能会成为美股回调的诱发因素,但并非决定性因素。今年年初美股曾因美债收益率向上突破2.8%而引发投资者担忧,2月5日标普500甚至单日跌幅超过4%,但4月下旬以来,美债收益率突破3%、5月中旬突破3.1%,但美股都没有发生大幅下跌。

数据来源:Wind,星石投资


观察2月初美股回调的市场表现可以发现,初期全球市场均发生了较大调整,调整之后,发达经济体表现平稳,但美元回流使得新兴市场危机频发。据全球跟踪体量最大的基金研究机构EPFR的监测数据显示,二季度新兴市场资金净流出达150.84亿美元,其中权益市场净流出量为183亿美元,A股市场也经历了较长时间的震荡筑底。在此期间,美元资产(包括美股)作为避险资产吸引了全世界的资金,美股价格不断抬升,长时间的上涨积累了较大的获利盘,加之中期选举存在的政策不确定性因素,本次收益率上行引爆了原本就脆弱的市场情绪。


近三年来,A股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脚步加快,外资持续流入,截止18年10月11日,陆港通机制下境外资金累计净流入超过5700亿元,今年二季度外资持股比例已超过3.17%。中国A股与海外股市,尤其与美股的联动性在不断提高,典型例证是16/01、18/02两次A股与美股同时下跌调整,这是市场国际化、成熟化的必然结果。


因此,目前美股短期的风险扰动仍存,仍需保持关注,但也可能成为特朗普缓解贸易冲突的契机。从2月份的经验来看,全球流动性紧缩过程中,新兴市场资产价格的中期走势与自身基本面的“脆弱性”直接相关,如财政与经常账户“双赤字”、外币借款比例较高、以及外汇储备覆盖率不足等。


风险提示:本报告所载信息和资料来源于公开渠道的,本公司对其真实性、准确性、充足性、完整性及其使用的适当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在任何情况下,本报告中的信息、观点等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也不作为任何法律文件。本公司不对任何人因使用本报告中的任何内容所引致的任何损失负任何责任。

防范非法证券期货宣传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