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石新闻

星石投资总经理杨玲:控制权争端背后暗潜资本逻辑

作者:韩一奇    时间:2017-04-24    浏览:404

     在过去的2016年,上市公司股权争夺战、壳公司价值炒作、债券风波等事件不断扰动着资本市场。私募机构如何看待这些事件,对于2017年资本市场又有何判断?

   “上市公司股权争夺战背后折射出的是在经历了股权分置改革之后,二级股票资产的重要性。”星石投资总经理杨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进行了分析。

      近期,星石投资总经理杨玲就上市公司控制权之争、壳价值炒作、债市风波等热点话题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专访。

股票价值再发现

《21世纪》:回顾2016年,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之争吸引了市场的持续关注,甚至有公司在风潮猛烈时炒作控制权之争,您如何看待过去一年的上市公司控制权之争?在这一方面对2017年有何判断?

杨玲:其实去年的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之争受到了很多的争议。但是这个现象的背后意味着二级股票资产的重要性,股权分置改革之前,流通股与法人股同股不同价不同权,所以通过二级市场来控制上市公司几乎不可能。

      而股权分置改革之后,目前流通股市值占比总市值接近80%,产业资本完全可以通过正常的合法的手段来获得上市公司的股权,分享上市公司发展的红利。使得“股票”等同于“股权”。这个层次上来讲,其实是资本市场的进步。

      我们认为未来股票或者股权资产将代替房地产,迎来黄金发展时代,随着资本市场的正常化运作,这类资产将受到国内外资金的青睐。

《21世纪》:壳价值的肆意炒作也是市场关注的焦点之一,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大资金在玩法上,会有什么趋势性的转变?

杨玲:2016年下半年以来尤其是近两个月,IPO出现了提速的现象,新股发行审批次数由每个月一次到半个月一次再到一周一次。我们判断未来1-2年IPO将完成常态化,将不再作为调节市场的工具。

      资本市场的定位已经上升到了战略性的位置,资本市场由最初的试验场到股权分置改革后融资体系的重要一环,未来将发展成为与银行体系间接融资市场比肩的直接融资体系。只有完成了IPO发行速度的市场化,资本市场的发展才能够迎来更多的政策红利的倾斜,比如养老资金的入市、税收方面的优惠等。类似于2005年的股权分置改革后迎来2006-2007年限量级的牛市(上证从最低点998-6124),或者房地产市场完成了从福利房到商品房市场化改革后的黄金投资10年。

      我们目前持有的都是防御类的价值股,受IPO提速的影响不大,受到的冲击完全小于中小创。未来所谓的次新股、壳资源等炒作将面临很大的风险。由于过去中国企业上市难、上市的成本高,所以壳、次新股等变成了稀缺资源,才有了壳价值或者次新股肆意炒作的价值。

      而随着国内上市制度的健全,IPO的发行速度的市场化、退市制度的完善,壳资源、次新股将不再是稀缺资源,也将失去它特有的价值。未来需警惕这类投资风格。

      随着新股发行的市场化和稳定的新股供给,资金在投资风格上将会发生变化,由过去的看概念和听故事将逐步回归到业绩和基本面。

上调权益类配置比重

《21世纪》:您如何看待2016年债券市场法发生的风波?这些风波的背后是否会引起资金偏好出现变化?

 杨玲:事实上2016年债市风波是前面债券市场从加杠杆到去杠杆的风险释放。股市在政策正式定调“抑制资产泡沫”之前,率先完成了去杠杆过程,创业板PE从最高的150倍左右到目前的60倍左右,基本上打了4折;上证综指PE从最高的23倍,到目前的15倍左右,沪深300从最高的20倍左右到目前的13倍左右,也基本上打了6折。

       而债市在2013年年底-2016年三年的牛市期间,大量机构资金通过不断的加杠杆集中配置在债券上,但是在10月份以来监管层定调“严防泡沫和风险” 的背景下,央行政策随之发生定向调整,结构性收紧流动性,以及理财纳入MPA考核等国内监管政策趋严、经济企稳向好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使得债市失去了最好的政策和宏观环境,同时在美国特朗普当选美元大幅走强、美债大幅调整等外部因素共同作用下,中国债券市场出现持续快速下跌的走势,并且在12月份随着部分金融机构内控不足发生违约事件进入了暴跌的高潮,实际上代持事件造成的亏损并不大,但是却造成了严重的信用危机,造成市场流动性严重不足。

      尽管债市随着流动性紧张局面缓解和国海事件的解决,已经平复。但是中长期来看,由于“去杆杠、防风险”已成为主基调,仍需要防范信用事件违约的风险,不过我们判断发生极端大幅调整的概率也不大。展望2017年,我们认为过去过度集中在债市的资金尤其是机构资金在资产配置配比例上会发生调整,将适当降低债券比例,上调权益类比例。但是这个过程是长期和温和的,2017年随着股市在低档震荡夯实之后,将会迎来上行的走势。

《21世纪》:对于2017年的股市有何判断?

杨玲:我认为短期股市还处于底部盘整的阶段,这意味着价值股的小幅震荡和成长股的宽幅波动。在底部盘整阶段,需要将不确定因素的明确化之后,大的行情才会启动。

      2017年全年来看尽管货币政策回归稳健中性的定调,告别宽松时代,但是作为唯一完成去杠杆的资产类别股市已经从流动性驱动转向了盈利驱动。而我们判断今年中国经济企稳趋势有望延续、上市公司的盈利将持续修复、改革进程加速推升风险偏好,为A股提供一定的动力,所以总体2017年A股市场维持震荡上行的走势,市场的结构性投资机会很多。

     我们认为有三条投资主线可以选择:一是受益通胀温和回升、盈利改善的农业、白酒、医药等大消费板块;二是受益财政政策发力,带动需求回升的周期股比如大宗商品、PPP等周期股;三是盈利能够消化估值,业绩可以兑现的成长股比如智能硬件等。

回到顶部